疫情中殉职基层医务人员8人猝死4人死于交通事故疫情殉职要闻

天下垂钓网 垂钓技术 2020-03-18 15:56:52 0 疫情  卫生  医生  

  3月5日,国家卫健委等三部门印发《关于表彰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的决定》,表彰113家医疗队和506位个人,含34位以身殉职的疫情防控工作者。

  被追授“先进个人”的34位已逝人员名单显示,其中有5位奋战“疫”线的乡村医生,他们是包长命、陈祥田、王土成、姚留记和左汉文。年纪最小的陈祥田,年仅36岁;最年长的是姚留记,享年68岁。  除了这5位被追授“先进个人”的乡村医生,不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社区卫生服务站、农村乡镇卫生院或村卫生室的基层医务人员也在防疫工作中献出生命。

据红星新闻不完全统计,至少还有9名基层医务人员在疫情工作中去世。

  8人猝死、4人死于交通事故  3月5日,国家卫健委等三部门追授包长命、陈祥田、王土成、姚留记、左汉文等5人“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他们5位都是乡村医生,均因在一线抗疫过程中劳累过度或突发疾病,以身殉职。

  按时间顺序,红星新闻记者梳理出这5名被追授乡村医生因公殉职经过。

  1月27日,内蒙古自治区兴安盟科尔沁右翼前旗察尔森镇沙力根嘎查卫生室乡村医生包长命,在排查检测完第14名返乡人员后,突发脑出血晕倒在了返回卫生室的路上,将生命永远定格在了50岁。

  2月4日,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冢头镇北街村卫生室乡村医生姚留记,从1月23日接到疫情防控任务后,他极投身村头路口疫情监测执勤卡点值守,当天在防控卡点值班时突然晕倒,经抢救无效,在村级防控监测卡点猝然去世,享年68岁。

  2月10日,河南省许昌市长葛市董村镇新王庄村卫生室乡村医生王土成在连续多日的鏖战中,终因劳累过度,突发急性心肌梗死,不幸去世,年仅37岁。

  2月14日,江西省芦溪县银河镇长竹村长布卫生计生服务室乡村医生陈祥田,整个春节期间每天都在防治疫情一线忙到晚上十二点多才能休息,1月27日下午,因劳累过度诱发疾病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于2月14日中午因救治无效去世,年仅36岁。

  2月15日,湖北省随州市广水市太平镇群联村卫生室乡村医生左汉文,连续20多天奋战在抗疫一线,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离世,生命永远定格在46岁。

  除了这5位乡村医生,据红星新闻不完全统计,至少还有9名基层医务人员在疫情工作中去世,他们是毛样洪、邱飚、宋英杰、宋云花、陈健、张建华、钟进杏、韩钦和张抗美。

  红星新记者梳理这些因公殉职医生的公开报道发现(张抗美尚未查找到公开报道),其中8名在一线抗疫过程中因劳累过度或突发疾病去世,4名因防疫期间交通事故意外死亡,1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另据公开报道,被追授“先进个人”的34位已逝人员中,有近一半医务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相比之下,基层医务人员多因劳累过度和交通事故殉职。

  人手不足、长期超负荷工作  2月16日,国家卫健委基层卫生健康司副司长诸宏明在新闻发布会中介绍,自疫情防控开始以来,我国近400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务人员全出动、齐上阵,既包括城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社区卫生服务站,也包括农村乡镇卫生院和村卫生室的基层医务人员,以及144万乡村医生,在疫情防控中发挥了积极作用。

  基层医务人员,除了承担着救治病患的责任,通常还需要担起普及医疗知识等基层工作。

自防疫工作开展以来,基层医务人员的主要工作便是进行外来人员管控、追踪,日常走家串户开展摸排工作,测量体温,宣传疫情防控知识,指导做好日常防护,始终坚守着所辖范围内,疫情检测的第一道关卡。

  而受疫情持续时间影响,人手不足、长期超负荷工作成为这些基层医务人员在一线防控中的“共性”。

  在5名被追授“先进个人”的村医中,最早去世的是内蒙古村医包长命,从医20多年,享年50岁。

他也是嘎查唯一一名村医,疫情期间一人负责全嘎查30多名返乡人员的排查和健康检测工作。

  据新华社报道,湖南衡阳市衡山县东湖镇马迹卫生院药剂师宋英杰,他去一线的原因也是“人手不足”,原本被安排回家轮休的他主动请缨,在许广高速东湖出入口值守10多天后,值完夜班回到卫生院宿舍休息时,因过度劳累引发心源性猝死。

  随州发布报道,湖北村医左汉文每天早上7点出发上门排查,晚上回到村卫生室,整理数据,上报卫生院。

经常一忙就是一整天,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在连续20多天奋战在抗疫一线,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离世。

  此外,江西村医陈祥田,整个春节期间每天都在防治疫情一线忙到晚上十二点多才能休息;河南村医王土成在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场上连续奋战了半个多月后,倒在了自己的岗位上。

  而在2月16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针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手原本不足,还被抽调协助检测工作的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基层司副司长诸宏明表示,基础检测是做好社区疫情防控的基础,是做好关口前移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人手不足需要各界支持,特别是通过医联体、医共体人力下沉的形式来补充人力资源的不足。

  偏远山区疫情排查难度大,风险高  值得注意的是,防疫期间因交通事故身亡的4名基层医务人员中,云南乡村医生陈健与贵州乡村医生韩钦因路况发生意外死亡,而云南医生宋云花与福建医生毛样洪则是被撞身亡。

  在农村工作,交通有所不便,而云南、贵州多山地高原地形,路况崎岖,疫情排查工作难度增大的同时,危险也在一步步靠近。

  据昭通新闻网报道,2月12日,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奎香乡寸田村卫生室医生陈建与同事迟焕琴下乡为村民测量体温。

迟焕琴回忆,12点多时她们才完成了一半的工作量,之后陈健就骑电动车搭载着迟焕琴,从寸田村后山组公路往响水组方向行驶。

到漆树组李家湾子路段时,车速并不快,但是那个下坡的U型转弯又窄又陡,陈健的刹车按到底了都刹不住。

两人被甩了出去。

陈健头部撞在2米外的石碑上,迟焕琴摔在陈健背上。

来源:红星新闻相关热词搜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