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期拉萨建成的刘公亭碑颇具历史价值

天下垂钓网 垂钓新闻 2020-03-21 07:59:43 0 办事处  纪念堂  地基  处长  

    年月日,吴忠信在日记中写下:“九时半,由行辕出发,先到刘朴忱总参议墓,在拉萨市东两里许。

余及同人于墓前致祭凭吊,移时始去。朴忱为余旧识,人颇刚正。

黄慕松君去后,以君主持行署事务,藏人以其方严,亦甚重之。

乃以骑马中风,遂致不起,良堪惋惜。

埋骨异域,昔人所悲。余以墓地狭小,复无树木,拟为之扩充园地,并建一纪念堂,当谕赖兴巴等先行转达噶厦并嘱v蘅、庆宗等设计。”从中可知,吴忠信认为刘朴忱墓地狭小,且无树木遮阳,计划扩充土地,为其修建纪念堂。五天后,吴忠信在行署设宴邀请丹巴嘉扬、彭许、彭康三噶伦及阿旺颠真总堪布并以贡觉仲尼及孔庆宗、张威白等作陪。席间提及数事,特别提到“刘朴忱墓地扩充建筑纪念堂事”。对此,三噶伦一致答复,“只要两边留路,可以照展”。月日,吴忠信在日记中记载了已拟写完毕的《刘朴忱纪念堂记》,是曰:    年)四月    年月国民政府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在拉萨(喜饶尼玛提供)  月日,驻藏办事处收到来自重庆的蒙藏委员会委员长吴忠信捐修刘朴忱墓园的专项汇款。驻藏办事处处长孔庆宗立即函告西藏地方政府“盼派员同往定界,着手修葺,以便兴工”。西藏地方政府于月日即派代表古桑子与驻藏办事处副处长张威白、秘书华寄天、科员刘桂楠一起丈量“划定刘公墓,展拓地基界址”。万事俱备。但是,修建刘公亭纪念堂之事一直未能开展,原因是“噶厦误听谣言,恐中央将以此地建筑学校”,“只允于墓之西南两方各展一柱,东北两方各展二柱之地,仅宽一二丈”,“种植花草”。此事即一直延误。    月日,为刘朴忱守墓的岁在藏汉民刘云峰给蒙藏委员会驻藏办事处处长沈宗濂写了一封长达六页的信函,在信的开头便表明其“自刘公仙逝后,即遵处命看管亭墓,已历有十载”,并对自己守墓工作进行了汇报,即每年刘朴忱的忌日“均按例购买红、白土及香蜡、酒品等供献墓前”,针对房屋和围墙破损的情况,希望驻藏办事处能够向西藏地方“索领亭墓前后地基,加以围墙在内,赖以种菜为生”,如此“既有地基可以种菜,则以后春秋祭礼以及修葺亭墓为住持之责,绝不敢再向钧处呈领分文”。根据守墓人刘云峰所述,可知年(即刘朴忱去世的那一年)其即奉派为专职守墓人,负责看守刘朴忱之亭墓。信中,刘云峰表示自己对守墓工作未有丝毫怠慢,同时向驻藏办事处痛陈利害,竭尽全力维护逝者利益,为逝者争取应有的“待遇”。可见,这是一位十分称职的守墓人。      喜饶尼玛)(责编:郭爽)。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