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正改变叙利亚战争形态

天下垂钓网 海上钓鱼 2020-04-09 02:23:26 0 无人  战争  叙利亚  土耳其  

 3月1日,土耳其对叙利亚政府军全面发起“春天之盾”军事行动,以回击叙军2月27日发起的空袭。  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尔卡1日表示:“自2月28日以来,土军已经摧毁了叙政府军的1架无人机、8架直升机、19辆步兵战车、103辆坦克、72门榴弹炮与火箭炮、3套防空系统、15门反坦克炮与迫击炮、56辆装甲车以及9处弹药库,打死1212名叙政府军士兵。”叙利亚国防部则称:“击落了6架攻击叙军阵地的土耳其无人机。

”  和以往有所不同的是,在这次战争中,土耳其人将无人机的实战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

半岛电视台疾呼:土耳其改变了伊德利卜的游戏方式!《华盛顿邮报》则暗暗担心:一场微型世界大战正在上演。

  土首次大规模使用无人机打击叙政府军  从土耳其国防部发布的视频看,2月28日起,土军就对叙利亚政府军进行了疯狂的报复,而执行狂轰滥炸任务的“利器”主要是空军“安卡-S”型长航时无人机和“巴拉克塔TB-2”察打一体无人机。  “尽管在2018年针对叙利亚库尔德武装的‘橄榄枝’军事行动中,土军曾动用过无人机,但用它来打击叙政府军还是头一次。

”位于伊斯坦布尔的智库“经济与外交政策中心”研究员坎·卡萨坡格鲁说,“更何况是如此高密度、大规模的打击方式。”据卡萨坡格鲁估计,土耳其此次动用的无人机数量达到数十架,“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据他观察,这些无人机不仅在伊德利卜前线作战,甚至已经渗透到大马士革控制的地区,如阿勒颇和哈马附近的军用机场。  此外,无人机还被用来点对点地刺杀叙方高级将领。据半岛电视台的可靠消息,至少有10位叙军将领在阿勒颇遭无人机杀害。而这一方式与今年1月美军定点清除伊朗“圣城旅”统帅苏莱曼尼如出一辙。  土耳其此次行动引起国际军事观察者的关注,其无人机技术发展水平也将被重新审视。凭借在无人机领域与美国工业部门的长期合作,以及购买与使用以色列无人机的经验,2010年12月,土耳其推出了首款自主研制的中空长航时无人机系统——“安卡”,该机由土耳其航宇工业公司研制,以以色列“苍鹭”无人机为基础,整体性能更为先进。  “安卡”基础型无人机可全天候执行情报、侦察与监视任务,武装型则可执行打击任务。2012年7月,土耳其批准了武装型无人机项目,目标是设计察打一体无人机,既可执行情报、监视与侦察,又可执行武装打击任务,装备空地导弹和激光制导炸弹。  此次在叙利亚战场上,配备了电光/红外摄像机、续航能力超过24小时的“安卡-S”和可携带50公斤级空地导弹的“巴拉克塔TB-2”式察打一体无人机悉数出动,这就说明土耳其已经跻身世界无人机大国的行列。  易装配低成本让无人机在叙“遍地开花”  无人机是用遥感设备或自备程序控制装置操纵的不载人飞机,其具有体积小、质量轻、成本低、隐蔽性好、机动性强、飞行时间长等优点。始于2011年的叙利亚战争,由于参战势力多、持续时间长、战地环境复杂,无人机不经意间成为各方偏爱的战争法宝。  为何偏爱无人机?这主要得益于成熟的无人机技术和发达的商业市场。由于技术成熟与扩散,无人机易于制造,过去还需要精密制造,现在利用3D打印机就可轻松实现。特别是中小型无人机,所采用的配件易于购买、成本也低,且能短时间内装配完成。  此外,商业市场的发达使得无人机容易购买。有报道称,曾以“集群式袭击”俄罗斯驻叙利亚赫迈米姆空军基地的小型固定翼无人机,一架仅需500美元,这种商用无人机通过改造装上弹头、手榴弹等武器,就能成为自杀式飞机炸弹。  据称,叙利亚反对派和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就经常对商用多旋翼无人机进行改装。2017年10月8日,叙政府军在代尔祖尔体育馆的临时军火库遭“伊斯兰国”组装的无人机空袭,导致整个体育场被炸成一片焦土,损失弹药上万吨。  如今在叙利亚战场上,美国、俄罗斯、以色列、土耳其、伊朗以及叙利亚直接冲突的各方都在使用无人机作战,可谓“遍地开花”。  随着无人机在战争中的大量运用,“无人机遭击落”已经成为新闻里的多频词汇,其重要原因是无人机飞行速度慢、高度低、可靠性不足,有的甚至连最基本的大口径防空机枪都无法防御。  此外,并不是所有的无人机都具有长航时功能,且利用卫星遥控的国家也是少数,因此多数国家的无人机控制距离很近,一旦敌方发现无人机信号来源,就能轻而易举找到地面控制站。

在叙利亚战争中,伊朗无人机地面控制站就屡遭以色列空袭,损失非常惨重。

因此,无人机作战系统的防护水平是未来整体作战的重要环节。

  “机器VS人”易引发伦理危机  3月1日,叙利亚军方发布警告:关闭伊德利卜领空,任何空中目标都将被视为敌对目标,并将其击落。

这项警告说明“发现即摧毁”已经成为战场常态,这也是未来无人机战争中值得重视的一点。

  在叙利亚战场上,不仅主权国家具备了这个能力,极端组织也在挥动“发现即摧毁”的大棒,这为无人机战争带来了深刻的技术难题和伦理危机。

  从技术层面而言,反无人机作战正在成为全球军事大国的必修课。

对于大中型无人机,尚可以采用传统防空系统进行摧毁,而对于小型无人机而言,这种打法无异于“大炮打蚊子”。

  研究认为,电子干扰和电子诱捕将成为未来反无人机作战的重要方向,其基本原理是利用无线电干扰无人机的导航、通信和数据链,使其不能正常飞行,甚至欺骗敌方操作者,伺机对无人机进行诱捕和反向入侵。

  如果说技术上的难题还可以解决,伦理层面的危机就很难突破了。

无人机的技术核心是“无人”,战争的实质却是“人”的斗争。

人工智能也好,无人战争也罢,其无非是制造出人类是战争“局外人”的假象,而让机器去决定人的生死。

  一些反对者认为,机器不具备甄别武装人员和平民的能力,更没有权力决定人的生死。

以“定点清除”为例,这种打击手段常常会引发“附带伤害”。

英国新闻调查局一份数据显示,在2004年至2014年间,美国无人机在巴基斯坦发动405次攻击,造成959人死亡,其中儿童204人。

在这些打击中,美国政府将所有死伤的成年男性默认为武装分子,这种不加区分导致的“附带伤害”加剧了人们对无人机的质疑。

  此外,此次土耳其动用无人机轰炸叙政府军还引起观察者对于战争“武德”的担忧。

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的贾伊·伽利略认为技术上的极端不平衡会导致“非均衡战争”的发生,土军以“无人机”攻击叙政府军中的“人”,这种以“机器VS人”的不对称打击,不仅丧失战争的道德,而且会让得利一方以“超级低风险”的方式滥用战争的技术手段。

武力正在变得廉价,人类也正失去对生命应有的敬畏之心。

  ■文汇报记者刘畅责任编辑:胡光曲。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留言与评论 (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